守护大山的“啄木鸟”

2016-06-14

——记韶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车场查验科科长王进福

题记

在车来车往的车检场里,他一呆就是20年,入境重箱里几十个立方的空间就是他每天鏖战的战场,他的对手是一粒藏匿在角落的杂草种子,是一只正在暗处蛰伏的昆虫,是一颗尚未羽化的虫蛹,是一条潜藏在木包装中的线虫,他用千锤百炼的火眼金睛、用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在三尺检测台旁,守护着一方国境,守护着粤北的青山绿水。

 

 

人物档案

王进福是韶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一名一线检疫工作人员,坚守进出境植物检疫工作岗位30多年,在90年代主持的科研项目《进口木包装传播害虫特点及其检疫对策的研究与应用》,获得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和原国家动植物检疫总所科技进步二等奖。1991年首次从进境货物的木包装中截获重大外来有害生物--美国白蛾,受到原国家动植物检疫总所领导、广东动植物检疫机关和广东省林业部门、韶关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为我国出台进境货物木包装检疫规定提供重要依据,因此在1991年被破格晋升为农艺师,1992年获韶关市科技突出贡献三等奖;1994年被评为首届“韶关十大杰出青年”;主持科技项目《松材线虫快速分离技术-薄片洗涤法的研究》,通过广东省科技厅组织的成果鉴定,该成果获得韶关市科技进步二等奖,并于201111月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013年被评为韶关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受到韶关市委、市政府的表彰。2011年因连续三年年度考核优秀记三等功1次。2014年根据广东检验检疫局业务综合改革工作部署,韶关检验检疫局试行入境集装箱重箱检疫监管新模式,王进福是该项实践的主要提出者和探索者。

 

 

怀抱一颗赤子之心

王进福,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阿福哥,他生长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潮汕平原;他扎根在山环水绕,绿波翻涌的粤北韶关。大海给了他渺渺无限的创新观念,大山给了他奋勇登高的钻研精神。

说起为什么对植物检疫情有独钟,他眼眶湿润了,说道:“我有切肤之痛。”原来,他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广东惠来县。在那个年代,靠海而居的农家,一年到头不愁没鱼肉,却愁没米粮,但是田里的水稻隔三差五染上病虫,失收成了常态。他还记得自己上初三那年,眼看辛苦了好几个月的水稻就要抽穗了,没想到水稻没长出稻子,却开起了“白花”,等到收成的时候,每家每户只能提着篮子去地里捡没有染病的稻子。大家都说是三化螟捣的鬼,但是到底三化螟是什么东西,谁也说不清楚。那些年家里大多只能吃稀饭、番薯度日,而这些经历也直接促成他后来坚定地选择学习植保专业。“我是农民的儿子,我要凭自己的本事让乡亲们吃上米饭。”说到这里王进福眼中闪烁着光。

用己所学守护国境

80年代初,中专毕业以后,他被分配到韶关农业局工作,不久又调到正在筹建的口岸检疫部门工作。“当时对口岸检疫了解不多,我认为把国外的有害生物拒之门外,是刻不容缓的大事。”说干就干,当时社会上对口岸检疫了解并不多,他从外经部门了解到,韶关大量企业正在积极引进国外先进设备,进行技术改造,机械设备一般情况下都采用木材做包装材料,了解到辖区有进出口业务的企业情况后,便一家一家地拜访,一家一家地宣传政策、普及知识,敦促企业要按规定报检。然而,当时口岸动植物检疫部门执行的《进出口动植物检疫条例》还没有把进口货物的木质包装材料明确为法检物,所以口岸检疫部门一般对装载非动植物产品的木包装不实施检疫,但是美国白蛾、松材线虫、非洲大蜗牛等等危险性有害生物完全可以通过进境货物及其木质包装材料传入。在一次一次的走访过程中,他和同事不厌其烦的向企业宣传进口货物,尤其是木包装材料检疫的重要性,使企业从不理解到理解再到自觉报检,王进福和几个同事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慢慢地把进口货物木包装检疫业务开展了起来。可是,大家经常还是会问“韶关这个山旮旯地方又不是一线口岸,至于这么紧张吗?”面对大家的不以为然,王进福暗下决心,一定要亮出真本事,展示口岸检疫的真实力。

从舆情及学习资料上他了解到,原来我国境内没有的世界性检疫害虫美国白蛾在一些地方泛滥成灾,专家估计从进境货物中夹带传入的可能性最高。于是,王进福把目光投向源源不断进境的机电木包装。而那时候进境货物木包装还不是法定检疫物,他只能根据报检单,让从疫区进口货物的企业在开箱前提前通知,他带上工具现场监督开箱、现场取样。19911月,企业申报一批匈牙利进口的机电产品,由于匈牙利是美国白蛾疫区该批货物引起了他的注意。等到企业通知货物开箱的日子,他拿上工具守在一旁。时光荏苒,虽然过去了25年,但是王进福还是清楚地记得那一刻,他说:“那时候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它!”咯吱……封箱木板撬开,他打着手电沿着狭小的缝隙往里看,一颗豆粒大小灰黑色的物体躺在暗处,该批货物被马上现场封存。经过5天的初步检验,王进福初步断定该截获物质为美国白蛾虫蛹。他再次回到现场,把20个木箱全部打开,在里面找到20余颗虫蛹。随后的10余天,经过初步鉴定后,这批虫蛹辗转广州和北京两地进行复核。最后,从北京传来消息,经复核该批虫蛹为美国白蛾虫蛹,这是首次在我国口岸截获美国白蛾。截获该疫情后,1991年当年,农业部发出关于加强对进口货物木质包装和铺垫材料的检疫,1996年,国家正式把进境植物性包装材料列入法定检疫物。

殚精竭虑再攀高峰

如果说成为全国口岸截获美国白蛾第一人靠的是“敬业+坚持”的话,那么他后来在松材线虫检测方面取得的突破完全是“苦干+钻研”的结果。每一次检验检疫业务发展的新阶段,他总是用他的敏锐与执着走在改革的前沿。由于从2006年开始,我国已采取IPPC标识的检验检疫措施,进境木包装基本没有携带树皮,所以发现携带天牛、小蠹虫等肉眼可见的有害生物的几率很小,但如果木包装除害处理不彻底,携带肉眼看不见的线虫的可能性依然存在,所以线虫检疫应该成为木包装检疫工作的重点,根据形势的分析,王进福审时度势提出了这样的论断。但线虫的检测技术繁琐、要求高、耗时长,找到简单、便捷、快速的检测方法是提高检出率的关键所在。为此,王进福大胆地提出了研发线虫快速分离技术的设想,并很快得到了韶关局领导的认可和同意。至此,一场以提高入境木包装线虫检出率为目标,研发线虫快速分离技术的艰苦战役在韶关检验检疫局打响。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王进福在工作之余,带领研发小组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研发线虫快速分离技术的攻关上来。经过对松材线虫的寄生、致病原理、危害情况全面、细致的分析,课题小组总结出与线虫分离速度相关的因素有木片制作方法、木片含水量及厚度、浸泡木片的水温、浸泡时间、样品处理方法等。围绕上述因素,课题组历时一年多,对大约300个样品进行了艰苦而又漫长的试验。最后,大家惊喜地发现,不仅经过4小时技术处理可以分离出线虫,甚至仅仅经过1小时技术处理的木片样品也可以分离出线虫!这个结果一下子触发了王进福的神经,他大胆地开始了更短时间段的试验,30分钟、20分钟、10分钟……5分钟、3分钟……1分钟!居然仅用1分钟技术处理的木片样品也可以分离出线虫!这个结果,在进行实验研究之前是不敢想象的。经过整理试验数据、分析试验方法、总结试验技巧,15分钟即可完成松材线虫分离过程的薄片洗涤法终于出炉了。2008年首次在韶关口岸从入境货物木包装中截获毁灭性森林病害,松林头号杀手———松材线虫,此后几年连续截获13批次并及时进行疫情扑灭工作,受到广东省、韶关市林业部门充分肯定,为保护地区森林安全作出重要贡献。

2014年,广东检验检疫局全面推开业务综合改革,韶关局紧跟改革步伐,按下全面深化改革的“快进键”,把改革入境集装箱重箱检疫监管模式作为韶关局业务综合改革的重点之一。这次还是王进福牵头,对进境重箱根据货物品种,产地对集装箱及货物进行有毒有害疫情风险分析。对被判定为高风险的进境重箱由检验检疫机关派人监督掏柜检查,比例控制在5%。对被判定为低风险的重箱由企业协助检疫人员协助检疫监管,收集进境重箱残留物。在此期间试行的“企业协助检疫员”制度又是一次大胆的创新,不仅发挥了企业员工就近作业的优势,同时也激发了企业自觉维护国境安全的积极性。新的重箱检疫模式试行6个月,检出率达到11%。有害生物检出批次是该局过去11年检出批次总和的5.5倍。而且检疫实施过程基本不增加企业的口岸验放时间,不但提高入境有害生物检出率,还保证出口集装箱的卫生质量,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

丹山碧水一往情深

钻研业务如“拼命三郎”的王进福,在工作上、生活上也有不少为人称道的不凡事。在抗击2006年“7·15”特大洪灾中,洪峰过境当天下午,家住单位附近的王进福来不及安顿好家人便赶回车检场,争分夺秒地与洪水抢夺国家财产。当他独自一人奋力将电脑设备和单证等重要物资转移到了2楼检验室,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车检场大楼里,眼前是滔滔洪水,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趟着及膝高的泥水回到家中。随着洪水渐退,全城仍停水停电,王进福又在该局党组的领导下积极想办法,采取手写通关和电话沟通的特殊方式,当天就接受6家企业共34批出口货物的报检和签证放行。

近些年,王进福开始把“我快要退休了,想找年轻人接过我手上的事情。”这句话挂在嘴边。每当局里新招录学习植物检疫专业的年轻人,王进福总是不厌其烦地把自己积累下来的经验技术传授出去。在工作之余,他还担当起线虫快速分离技术的义务指导专家,到全国各地交流授课。用韶关检验检疫局局长刘志成的话来说:“王进福同志他不是传统意义上‘老黄牛’式的先进人物,他是新时代知识与责任并重的韶关检验检疫人的代表。”

说起为什么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粤北韶关这片土地上,王进福告诉笔者,韶关已经是他的故乡,韶关是粤北林区,广袤的森林是韶关实现绿色崛起的基石。口岸检疫是抵挡外来生物入侵的第一道屏障,谨守职责是对国家、对人民负责,更是对未来子孙后代负责。他说:“为了韶关的青山绿水,我愿意做一只坚守国境的‘啄木鸟’。”